英国“太子”为何又被称为威尔士亲王?

由于他的母亲伊丽莎白二世实在是过于长寿,九旬高龄还在国王位置上不肯下来,网友戏称其当了60年的太子。因为他是在1958年获得象征王储地位的威尔士亲王头衔的,到今年已经61年了,其“待位”时间超过了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位皇太子。

在英国王室的传统中,王储都要被授予威尔士亲王这个称号。那么这个威尔士又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威尔士亲王对于英国王室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呢?

别看欧洲有这么多国家,其实它们都有几支共同的祖先,其中一支就是最早踏上西欧的凯尔特人,被后来的罗马帝国称为与日耳曼人和斯拉夫人并列的欧洲三大蛮族。

凯尔特人早在新石器时代就从欧洲大陆扩散到了不列颠岛,开始在不列颠岛的中部、北部以及旁边的爱尔兰岛开枝散叶,由此形成了苏格兰和爱尔兰等国家。

而不列颠岛的南部地区,即英格兰地区由于离欧洲大陆较近,除了凯尔特人之外,日耳曼人民族也有少部分迁移到此,民族成分要比不列颠岛北部和爱尔兰地区复杂一些。

威尔士主体民族也是同苏格兰和爱尔兰一样的凯尔特人。而凯尔特人从公元前6世纪开始就逐渐分成不同的部落,如西鲁瑞斯人、皮克特人等。这些居住在威尔士地区的人(以下称威尔士人),由于具备勤劳勇敢的品质,为本民族创造出了大量的财富。

公元前1世纪,南部的罗马人征服了高卢(今法国)地区,与不列颠岛仅一海峡之隔。公元43年,罗马皇帝克劳狄乌斯派大将阿鲁斯率领四个军团远征不列颠。

罗马军队在4年内就征服了不列颠岛南部的低地地区,建立了不列颠尼亚行省,随即展开对威尔士的进攻。威尔士人依托山地地形抗击了近30年,最终还是屈服于罗马军团的长枪下。

罗马人对不列颠岛的统治持续了两个多世纪,到了公元4世纪时期,罗马帝国内忧外患,日耳曼人等蛮族屡屡入侵,罗马在欧洲大陆上的兵力都捉襟见肘,不得不从不列颠岛撤出军事力量以防御本土,威尔士人重新获得了独立。

你以为罗马人撤走了,威尔士人就从此高枕无忧了吗?当然不是。昔日天下无敌的罗马军团如今对付日耳曼人都这么吃力,想想日耳曼人这时的势力该有多大?况且不列颠岛本就离日耳曼统治区比较近,日耳曼人中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就盯上了这块富庶的地盘,争相往岛上迁徙。

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是来自于欧洲大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和德意志北部地区的日耳曼族群,由于二者长期混居,又被合称为盎格鲁-撒克逊人。

首先,从外貌上看,凯尔特人多以红发为主,而盎格鲁撒克逊人以金发为主。其次,从语言来说,凯尔特人讲的是凯尔特语,属于古印欧语系,而盎格鲁撒克逊人讲的是古英语,即现代英语的前身。

其次,凯尔特人以血缘为基础,通常以大家族或大部落的形式聚居在一起,通常由一个凯尔特的贵族骑士或是酋长来标志性的统治整个部落。

而盎格鲁撒克逊人没有这种大部落意识,比较特立独行,依靠打猎维持生计,热爱冒险和迁徙,善于制造各种工具和武器。比较崇拜自然神战争之神,对来世的生活也有朦胧的信仰。

正是由于这样的民族区别,我们可以推断出为什么以盎格鲁-撒克逊人为基础的英格兰会热衷于在全世界开辟殖民地,而以凯尔特人为主的苏格兰、爱尔兰和威尔士人多待在自己的地盘里,保持着自己的民族习惯。

罗马贵族在帝国强势的时候,曾经雇佣了部分盎格鲁-撒克逊人帮助管理和驻防不列颠岛。在罗马军撤走后,这帮人马上反水,借着驻防岛上的有利条件,为欧洲大陆上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大量涌入不列颠岛大开绿灯。

对这帮鸠占鹊巢的外族,不列颠人一点办法都没有,逐渐退守威尔士地区。盎格鲁-撒克逊人基本上占领了不列颠岛南部地区,成立了英格兰王国,英国由此而来。英格兰的意思就是“盎格鲁的王国”。

由于罗马人给不列颠带来了先进的文明,不列颠人对罗马有较多的好感。长期抵抗盎格鲁撒克逊人的一支不列颠部族布立吞人,在威尔士建立了罗马化的格温内斯王国,国王自称“不列颠人之王”。而关于亚瑟王的传说就是来自于这个王国抵抗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故事。

从公元8世纪开始,威尔士人和英格兰人都面临北欧海盗维京人的威胁。相比威尔士人,英格兰人更是抵抗维京人的主力。英王艾塞斯坦等人基本把维京人驱逐出了不列颠岛,并借驱逐维京人的威望和强大的武力,迫使北方的苏格兰和威尔士各邦国向自己称臣纳贡。

艾塞斯坦规定以威河作为威尔士和英格兰的国界,对威尔士的民族独立算是表现了起码的尊重。由此可见,苏格兰和威尔士作为不列颠岛原住民凯尔特人后裔的势力,反倒被新来的移民骑在了头上,后来的爱尔兰也是如此。

到了公元10世纪末和11世纪初,威尔士北部的圭内斯邦国在抵御外族入侵的过程中不断壮大,其首领建立了一个覆盖整个威尔士地区的松散邦联。其邻居英格兰可见不得往日的小弟这么嚣张,国王哈罗德二世早就想直接统治威尔士地区,遂直接发兵将格里菲斯驱逐并击杀,威尔士本就松散的邦联瞬间解体,开始内战。

谁都没想到的是,在南边的法国大地上,一个更可怕的敌人兴起了。法国的诺曼公爵和英格兰王室是亲戚,在英格兰上一任老国王去世后想要谋夺英格兰王位,结果英王哈罗德二世拒绝诺曼的要求。

诺曼在法王的授意下率领维京人的分支诺曼人大军北上,于1066年征服英格兰地区,直接抢夺了哈罗德二世的王位,成为了新的英国国王。他所带来的诺曼人同盎格鲁-撒克逊人合流,成为了如今英国的主体民族。

征服了英格兰的诺曼公爵,自然也对威尔士动起了心思。但是威尔士山高林密,人民也是骁勇善战,不是那么好征服的。所以诺曼及其后继之君仿效艾塞斯坦旧事,先武力迫使威尔士各邦国臣服自己,然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但威尔士人也不是软弱的小绵羊,一有机会就要侵扰一下英格兰的地界,类似中国北方的游牧民族南下打草谷。

诺曼人在英格兰的统治是比较暴虐的,激起了威尔士人的大规模反抗。英王威廉二世的能力和手段有限,一味只知军事而不会用别的方法,结果根本平息不了威尔士人的起义。其弟亨利一世上台后,改变了威廉二世的国策。

威廉二世为了进攻威尔士,在边境地区设立了很多强大的军事贵族。而亨利一世在其中一个军事贵族什鲁斯伯里伯爵的叛乱时,选择与威尔士人牵线搭桥,以财富为诱饵诱使威尔士的波伊斯邦国加入英王一派,共同消灭其势力。

亨利一世采用高超的政治和外交手段,让威尔士内部各势力自相攻讦,分化瓦解他们的同盟。亨利一世在利用完波伊斯之后,马上就拉拢波伊斯的敌对派系来搞波伊斯,这种政治手段屡试不爽。亨利一世成为了继诺曼公爵之后,又一个对威尔士形成压倒优势和控制力的英王。

在之后的一百多年里,英格兰的贵族同国王的矛盾越来越激化,其中约翰王甚至在贵族的逼迫下签订了带有一定民主色彩的《大》。而威尔士的圭内斯邦国再次牵头,在英王亨利三世的同意下,于1216年组建了新的威尔士公国。威尔士公国积极联络同样处于英格兰下的苏格兰贵族,试图建立共同反对英格兰的联盟。

这种事是任何一个英王都无法容忍的。亨利三世发动了多次针对威尔士和圭内斯的进攻,但是都因对方的坚强抵抗和国内贵族后院放火而收效有限。

不过亨利三世同圭内斯的统治者达成了《蒙哥马利条约》,规定圭内斯的统治者小卢埃林享有威尔士亲王的头衔,凌驾于其他威尔士贵族之上,并向英王效忠,这就是威尔士亲王头衔的第一次出现。

1276年,在英王爱德华一世终于稳定了内部的局势后,决定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爱德华一世是一位军事才能杰出的君主,同时也虚心采纳他人的意见。他先是击溃了小卢埃林的军事力量,消灭了圭内斯,然后花费大量时间和财力准备远征的粮食和军备。

小卢埃林在威尔士并不得人心,加之几代英王都在对威尔士贵族进行分化瓦解,其他贵族都想取而代之。

在英军入侵威尔士时,这些贵族纷纷当了带路党。而且威尔士本就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像英王上贡的资金又加重了威尔士的财政负担,小卢埃林自然组织不了强力的抵抗。1284年,爱德华一世终于征服了威尔士全境,直接又附庸改为了英格兰的直属领地。

爱德华一世为了安抚威尔士人的情绪,在威尔士颁布“威尔士法”,并按照威尔士人的要求,同意由一位在威尔士出生、不会讲英语、生下来第一句话说威尔士语的亲王来管理威尔士人。

他不想养一个威尔士人的孩子,而是把即将分娩的王后接到威尔士,生下的王子便是第一位“威尔士亲王”爱德华二世。这已经成了一条政治惯例,之后的英王都会把威尔士亲王的头衔加给英国王储,这也是为什么查尔斯王子会有威尔士亲王头衔的缘故。

本来威尔士人是不说英语的,英格兰即便在征服了全境之后,也没有强迫威尔士人说英语。但是在1404年,波厄斯亲王欧文·格兰道尔不满英格兰国王亨利四世的统治,自封威尔士亲王,这明摆着就是另立中央。

只可惜他在1412年被英格兰中央军队打败。这件事给英格兰敲响了警钟,开始让威尔士人也学习说英语了。

后来英格兰在征服苏格兰和爱尔兰时,也推行这种语言同化政策。但是威尔士、苏格兰和英格兰都保留了自己凯尔特人后裔的古语,而且分别信仰天主教和新教的其他宗派,与英格兰信仰的新教改革宗不同。

公元1536年,英格兰和威尔士通过《联合法案》,两者彻底联合,英语成为威尔士的官方语言之一。

公元1707年,英格兰和苏格兰通过《联合法案》,苏格兰和英格兰正式合并成为大不列颠王国。公元1800年,英格兰与爱尔兰也通过《联合法案》,两者正式合为大不列颠和爱尔兰联合王国。

从威尔士、苏格兰和爱尔兰三者同英格兰上千年的恩怨中,我们可以总结几个有趣的规律。

其一,威尔士、苏格兰和爱尔兰本来都是欧洲先民凯尔特人后裔建立的国家,都属于原住民,而英格兰是来自欧洲大陆的入侵者盎格鲁-撒克逊人和后来的诺曼人成立的国家。入侵者反客为主,成为了不列颠群岛上的主体民族,类似于来自欧洲的美利坚民族登上北美大陆,驱逐原住民印第安人而建立了美国。

其二,三者都对英格兰保持了长期的不同程度的反抗势头。按独立程度而言,爱尔兰是最后并入英国的,又在二战结束后独立出去,只给英国留下了一个北爱尔兰6郡,独立程度最高。

苏格兰国土面积同英格兰相当,而人口远少于英格兰,因此对英格兰的斗争长期处于劣势,但在英国议会中仍能保持相当多的发言权,前几年发起的苏格兰的独立公投还差点儿成功了。独立性最低的就是威尔士,地盘和人口相对于英格兰都较少,而且陆上接壤,便于管理和统治,有叛乱也方便。

其三,英格兰人对这三者的人民总体来说是善待和尊重的。无论是盎格鲁-撒克逊人还是后来的诺曼人,在征服威尔士、英格兰和苏格兰期间,都少有针对人民的屠杀事件。对近在咫尺的爱尔兰,国力尚未全面衰弱的英国未强力阻止其独立。对苏格兰的独立公投要求,付诸全民表决。对威尔士人,数百年了还给自己的王储加威尔士亲王的头衔,这也真算是“亲如一家”了。

在大英帝国还是日不落帝国的巅峰期时,威尔士、苏格兰和爱尔兰或许还会以英国的一部分为荣,但是在大英越来越成为“大嘤”的今天,三者(包括北爱尔兰)呈现出一定的独立倾向,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最后,让我们祝愿现任的威尔士亲王查尔斯王子善待自己的身体,不要被长寿的老妈熬死而被追封为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