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国隔着太平洋的秘鲁是个怎样的国家?为何有上百万的?

随着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了。但我们都知道:战争虽然结束了,可“后劲儿”却是相当大的。它所带来的巨大创伤仍然在全世界的各个角落隐隐作痛。此时国际奥委会觉得,整活啦!于是这场因战争而停滞了12年的全球性赛事——奥运会于1948年的7月29日在英国伦敦盛大开幕了。与现在的奥运会一样,赛事开始的前几天也是射击类项目。8月2号这一天,在比斯利步枪靶场的50米自由手枪决赛的赛场上,大家都觉得:这枚金牌对于卫冕冠军瑞典人托斯滕·乌尔曼来说,应该是手拿把攥的。但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来自秘鲁的埃德温·巴斯克斯却站在最高领奖台上。更让人意外的是:他居然有一张亚裔的面孔。而这位巴斯克斯的祖先正是我国清朝时期那十万华工中的一员。对了,迄今为止,巴斯克斯仍然是秘鲁在夏季奥运会上收获的唯一金牌。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他身为华工,却没有保留中国的姓氏?又为什么当年会有那么多华工要来到秘鲁呢?他们今天又对秘鲁这个国家有什么影响呢?

首先秘鲁这个国家,可能你有听说过。但它位于哪个洲?说的是什么语言?面积和人口大概都在什么区间?我相信绝大多数人对秘鲁这个国家没什么概念,而同样没概念的还有1849年坐船来到秘鲁的那十万华工。不过,当年清朝时期的十万华工是因为信息过于闭塞而不知何为秘鲁。今天的我们呢,则是因为每天接收到的信息太多而自动屏蔽了这个国家。好,那咱们先来简单了解一下。秘鲁地处南美洲,西邻太平洋。北面为厄瓜多尔、哥伦比亚,东部是我们熟悉的巴西。南面为玻利维亚和智利。面积约128万平方公里,人口约3300万。2020年GDP正好也是2020亿美元。哎?没想到吧?秘鲁还是非常大的。但国土面积大,并不意味着它在国际上很强硬。其实早在1879年,秘鲁还曾联合旁边的邻居玻利维亚与智利来了场鸟粪战争(硝石战争),不过,由于实力太过,最终两国痛失二打一的大好局面。这场战争的失败让玻利维亚失去了出海口,秘鲁也失去了大量的鸟粪和矿产资源。当然,战争的失败是后话。在没打这场仗以前,由于鸟粪和硝石资源的丰富,再加上地主庄园里的活都要有人干。所以,对于此时的秘鲁来说人力资源显得格外紧俏。但问题是,1821年秘鲁才刚刚从西班牙殖民者手中独立出来,这会儿内部正乱着呢。或者说:此时的整个美洲都乱成了一锅粥。可是这工作不能停啊,怎么办呢?

首先,黑奴是不行的。因为19世纪的上半叶,全世界废除黑人奴隶的呼声越来越高。欧洲劳工呢,人家好像还看不上秘鲁,毕竟此时的美国和加拿大会更有吸引力一些。那么在排除了身边所有的选项之后,秘鲁人把目光投向了遥远的亚洲。19世纪四十年代时的大清刚刚经历了战争,义和团运动也忙着扶清灭洋,接着1851年又有了太平天国运动。后世有人形容当时的中国为:大好神州,变成鬼蜮之世界!于是,内心对未来抱有希望的人们,也将目光投向了海外。就在此时,有些人发现了商机,谁呢?英国!一位名叫康诺利的英国商人看准了这里面的生意,他发现:很多走投无路的穷人只想找到一份可以糊口的活,但此时的国情完全不允许。于是,他便将这些穷人连哄带骗地送上了去往秘鲁的船上。从1849年到1874年期间,有超过10万的劳苦百姓在澳门乘船横穿太平洋,在海上漂了数个月之后,到达秘鲁。但在那个年代的船上,环境是相当恶劣的。很多人在没上岸之前,就已经葬身大海了。而更可悲的是:这些劳工绝大多数都是农夫或是小生意人,他们即不识字,也没有什么信息分辨能力。

他们只知道:在英国人描述中,秘鲁是一个可以挣到好多钱的地方,等挣到钱后,就可以衣锦还乡了。然而现实是:中国与秘鲁之间的直线距离约一万八千公里,而且,当他们来到秘鲁后,表面上是签订了契约,实际上,却与奴隶相差无几。比如每周的工钱,只有1比索,每天只有一磅的稻米和一点点肉。血淋淋的现实让劳工们意识到:那片他们热爱的土地可能再也回不去了。还记得开篇时咱们提到的那位金牌获得者巴斯克斯嘛?很明显,他这个名字是西班牙语。巴斯克斯的祖辈们在工作时,雇主们为了方便发音和管理,便重新给他们取了西班牙语的名字。你可能会想:成为自由身之后,这些华工为什么不把名字改回来呢?有个词啊叫入乡随俗!1874年,当华人劳工们拿着微薄的薪水履行完契约后,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两条路:一是回到家乡,二就是入乡随俗。说到回家,1874年的清朝没比他们离开时强多少,再加上,没准还有可能死在船上。于是,基本上所有的华人劳工在那个时候都选择了留在秘鲁。而留在秘鲁的话,保留西语的姓氏是融入当地生活一种非常好的方式。所以,我们才看到了巴斯克斯这位射击天才能够站在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上。对了,从1948年首次参加奥运会开始,巴斯克斯就一直活跃在射击赛场上。甚至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他还担任了旗手!

当然,留在华人后裔给秘鲁这个国家带来最大的变化并非只有这一枚金牌。毕竟,这十万华人劳工在扎根秘鲁后,也会结婚生子繁衍后代。在今天秘鲁的官方统计中,约有420万人拥有中国血统。这个数字占到了秘鲁总人口的近13%。首都利马的唐人街更是每年都会庆祝咱们中国的传统节日,比如新年啦、中秋啊等等。甚至,如果你逛得多的话,还能看到华夏文明特有的关帝庙!再来看这份名单。他们都是秘鲁华裔在各领域中的知名人士。可以发现:有些人依然保留了中文的姓氏,比如这位市长:胡里奥·查韦斯·钱。也有少数完全沿用了中文的姓和名。比如足球运动员和记者:张俊。

当然华人对秘鲁的影响远不止于这些。在秘鲁的很多城市里,名为chifa的中餐厅随处可见。它在当地的密度可能和咱们身边的小卖部差不多。毫不夸张地说:每条大街上,你基本都能看到。之所以能这样,是因为华人将中国菜更加本土化,而且高中低档应有尽有,可以说是满足了各个层次的需求。今天chifa中餐厅早已经不再单单是华人的选择,它更是秘鲁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咱们回过头来再看看当年那些来到秘鲁的十万劳工。他们的身份从最一开始的劳工,经过一百多年的努力后,变成了今天秘鲁社会组成的重要部分。可以说:我们在他们的身上看到了华夏儿女那份特有的民族特性:吃苦耐劳。似乎这也印证了咱们中国那句老话:守得云开见月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