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双年展所流经的“ rīvus”:为河流发声邀自然参展

承认河流也有权力,赋予其法律人格 ,并在法庭上为其指定为代理人 ,这一现象的出现正将悉尼双年展引入一个全新的领域 。展览的艺术总监、哥伦比亚人何塞·罗加(José Roca)甚至将 “河流”本身也引入双年展参展。这届双年展将于3月12日至6月13日期间举办 ,共有来自33个国家的59名艺术家参与其中。罗加表示:“河流将借由历史上或当代的保护者为它们发声。”

本次双年展的主题名为 “rīvus ”,即拉丁语中河流的意思。河流将会经由艺术作品、公共项目、实验、研究和一系列活动被转译成概念性的湿地和想象中的生态系统,从而顺着各自的支流汇入一片相互交织的大洲。

“从很长时间以来,原住民就一直将某些非人类的实体理解为生生不息的祖先生物,并认为它们亦拥有我们需要为之捍卫的生命。”本届悉尼双年展的策展人这样陈述,“但直到最近才开始有一些植物、山脉、水体被赋予了法律上的人格 。引入水系的角度进行思考可能会提出很多不寻常的问题:河流可以就精神污染发起诉讼吗?牡蛎会在水生复仇战中长出利齿吗?鳗鱼对这一切有什么看法?波浪是海洋的所愿吗?如果我们承认河流也能发声,它们会说什么呢?”

比尔卡班巴河,厄瓜多尔,视频静帧,2021年;Norie Huddle(曾成功以Vilcabamba河名义起诉)采访视频

被代表的河流之一就有位于厄尔瓜多的比尔卡班巴( Vilcabamba ),它就污染问题对当地政权成功提起了诉讼。“如果河流也能拥有合法的声音,为什么不能让它们也参与进来与双年展的其他参展者展开对话呢?这届双年展就将赋予河流、湿地和其他盐水或淡水生态一个机会,与艺术家、建筑师、设计师、科学家以及社群共同对话。” 罗加这样说道,“这就是我们邀请河流参展的基本理念。你当然可以为一件事发声, 但若它能自己言说岂不更好?”

“我们得去想象一种水体可以发声的方式, 而我们认为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找到某条特定河流的保护者。比如在澳大利亚的雅拉河(Yarra)、马图瓦拉/菲茨罗伊河(Martuwarra/Fitzroy )、巴尔卡河( Barka),或是哥伦比亚的阿特拉托河 (Atrato),它们的保护者都将会面对镜头用本土特有的诗意方式进行表达——或言说,或歌唱,或吟诵,或说唱,他们将会讲述河流的故事 ,就如同这些河流自己正在诉说 。”

哥伦比亚境内最大也是最重要的水系、总长1500 公里的马格达莱纳河将会在双年展中占据重要地位。马格达莱纳河并无法律上的人格, 但是艺术家们正在为其争取,其中就有活跃在洛杉矶的艺术家卡罗莱娜· 凯塞多(Carolina Caycedo),她的双亲均来自哥伦比亚。

凯塞多告诉《艺术新闻》,马格达莱纳河 “依旧强大”,但它却面临着诸如森林滥伐、侵蚀、污染和近期筑坝造成的各种问题。与此同时,还有15个大坝 “如猛兽般潜伏”在全国各处 ,威胁着整个生态环境 。

凯塞多在2014年搬到了哥伦比亚小镇拉哈瓜( La Jagua ),在那里她依着马格达莱纳河而居,组织当地抗议建设昆伯坝的基层居民们一起开展工作坊。“我们还安排了当代舞蹈、行为艺术、戏剧和木偶戏来帮助人们更好地度过挣扎和抗争的时刻 ,”她说 。

凯塞多在双年展中的作品之一是名为“Yuma”(朋友之地)的壁画 , 画中以重叠的卫星图像描绘了马格达莱纳河的流向。“你能够看到河流沿路遭受到的破坏,人们是如何为了修建大坝将沿河各地的沙石和其他物质投入其中,” 凯塞多说。同样可见的还有为基础设施工人所设的所谓 “男人营”,那里往往与卖淫、毒品和酒精有着密切关系,由此诞生了一批 “大坝之子”,这些孩子往往不知道谁才是他们的亲生父亲。凯塞多说以卫星图像构成的《Yuma》虽然表现为一种典型的西方风景画形式, 实际上却是要发出最严苛的批评,因为人们往往忽略了因生态破坏而造成的人类苦难。

“我相信文化机构、博物馆和双年展是可以讨论社会紧要问题的场所,”凯塞多说 ,“在殖民和造成流亡的过程中,艺术家也难保无辜,因此是时候用同样的方式颠覆过往的陈规与传统了。”

不少原住民艺术家也会参展 ,其中就包括 在 澳大利亚巴尔卡/达令河(sBarka/Darling )畔长大的帕坎蒂老者巴杰 · 贝茨(Badger Bates), 他将会带来他的浮雕作品,上面记录了祖母莫伊西老奶奶传下来的故事。来自委内瑞拉亚马逊的亚诺玛米(Yanomami)艺术家 Sheroanawë Hakihiiwë 则会展示在当地纤维纸上所作的植物绘画,画中蕴藏着亚诺玛米文化中的图像符号,以及这些符号在当地编制篮筐和人体彩绘中的应用。

双年展将在悉尼全境的多个地点展陈不同项目。以其雕塑和装置作品闻名的爱尔兰艺术家约翰·杰勒德(JohnGerrard)将会带来《叶子的作品》(Derrigimlagh,2020),展示在位于巴兰加鲁岬(Barangaroo Cape)一座抛光镜厅中一面6 x 6米的巨大墙上。

“杰勒德采用了游戏产业中常用的数字技术创造出一个虚拟世界,高度还原了真实景观中的细节。作品中一位从头到脚身着爱尔兰绿色春叶的女子在一片空旷的景色中缓慢绕圈踱步,生动地表现出人们为应对不断升级的环境危机所遭遇到的压力 ,”展览组织者这样说道。

而在位于帕拉玛塔(Parramatta)的信息 与文化交流中心,游客将有机会看到活跃在马尼拉的艺术家勒罗伊·纽(Leeroy New)的一项针对特定地点的作品——艺术家使用可回收的有机工业材料将整座大楼的外墙包装了起来, 这种创作方式也是基于东南亚标志性的菲律宾榕特有的有机根性进行制作的。

自1973 年开办以来 ,悉尼双年展一直秉承着 “ 挑战传统思维和鼓励创新表达”的理念。在今年的策展宣言中,策展人用一句强有力的话语表达了对未来的展望 :“可持续应是行动,而非主题 。”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